帶走澳門

帶走澳門
杏 仁 餅 、 豬 肉 乾 、 鳳 凰 卷 , 這 些 最 熱 門 的 澳 門 手 信 , 是 用 來 應 付 朋 友 、 同 事 和 親 戚 的 。 他 們 不 在 乎 你 在 澳 門 看 到 甚 麼 感 受 過 甚 麼 , 只 望 和 你 別 了 數 天 以 後 可 獲 贈 一 盒 好 吃 的 下 午 茶 小 吃 。 給 自 己 帶 走 的 , 當 然 不 一 樣 。 那 些 , 可 以 充 滿 個 人 情 意 結 , 如 特 首 夫 人 喜 歡 用 來 煲 糖 水 的 雲 吞 角 邊 ; 酒 鬼 愛 死 的 平 稅 葡 國 酒 ; 婆 婆 嬸 嬸 戀 戀 不 捨 的 柴 火 蠔 油 和 生 曬 鹹 魚 ; 還 有 我 , 從 小 吃 到 大 戒 也 戒 不 掉 的 蟠 桃 果 零 食 … … 也 許 有 點 重 , 也 許 不 便 宜 , 也 許 走 到 山 長 水 遠 才 買 得 到 , 但 , 每 一 次 , 就 是 會 死 心 塌 地 的 又 跑 回 那 間 鋪 子 , 買 走 一 份 屬 於 自 己 與 澳 門 的 私 人 感 情 。
王 母 娘 娘 遇 上 大 隻 佬
澳 門 有 一 對 無 人 不 曉 的 金 童 玉 女 , 女 的 是 個 天 仙 , 穿 著 雲 裳 麗 衣 飄 仙 於 雲 端 之 間 , 賣 的 是 「 三 千 年 開 花 , 三 千 年 結 果 」 的 蟠 桃 果 。 男 的 是 個 大 隻 佬 , 穿 著 紅 色 三 角 褲 , 掂 起 腳 擺 出 了 健 美 先 生 的 姿 態 , 兩 手 交 加 起 來 , 谷 出 脹 鼓 鼓 的 二 頭 肌 、 三 頭 肌 , 頭 髮 用 gel 塗 得 熨 貼 , 樣 子 像 183 Club 的 明 道 , 他 賣 的 是 精 神 薑 。 這 對 璧 人 , 是 同 益 百 花 魁 果 子 廠 的 招 牌 人 物 。
他 們 也 是 我 的 救 命 恩 人 。 小 時 候 喝 中 藥 苦 得 要 命 , 藥 房 的 哥 哥 就 會 遞 來 一 盒 蟠 桃 果 , 那 黏 在 膠 紙 上 的 啡 色 涼 果 很 醜 樣 , 酸 酸 濕 濕 的 味 道 也 不 是 小 朋 友 喜 愛 的 , 卻 因 為 有 仙 女 姐 姐 甜 甜 的 笑 容 , 讓 我 忘 了 苦 茶 的 苦 。 還 有 爸 爸 媽 媽 帶 我 經 澳 門 回 鄉 下 的 時 候 , 車 程 又 長 又 顛 簸 , 想 吐 吐 不 出 , 精 神 薑 的 大 隻 佬 就 如 superman 出 現 我 面 前 , 用 薑 味 為 我 止 翳 悶 , 提 醒 我 要 像 他 一 樣 天 天 充 滿 活 力 。
也 許 香 港 人 都 有 這 樣 的 經 歷 , 所 以 每 次 到 澳 門 , 總 是 習 慣 性 的 要 把 他 們 帶 回 家 , 送 給 朋 友 。 我 呢 , 則 好 想 好 想 看 看 他 們 是 來 自 甚 麼 地 方 , 所 以 特 意 走 到 了 同 益 果 子 廠 。
不 是 仙 宮 也 不 是 健 身 室 , 一 對 璧 人 住 在 一 條 左 轉 右 拐 的 小 巷 內 , 小 小 的 店 子 很 殘 舊 , 門 外 掛
 些 鳥 籠 , 招 牌 下 是 原 始 的 算 盤 和 手 記 賬 簿 。 這 地 方 是 同 益 百 花 魁 果 子 廠 , 開 業 於 1900 年 , 至 今 百 年 有 六 了 。
店 子 幾 經 易 手 , 現 在 的 老 闆 羅 先 生 是 從 前 的 夥 計 , 他 不 知 道 王 母 娘 娘 和 大 隻 佬 的 身 世 , 「 總 之 我 出 世 他 們 就 已 經
 度 了 。 」 更 為 一 對 代 言 人 多 添 身 世 之 謎 。
百 年 老 朋 友
雖 然 無 從 考 究 , 但 因 為 王 母 娘 娘 和 大 隻 佬 的 形 象 早 已 在 澳 門 人 心 目 中 植 根 , 所 以 多 年 來 同 益 也 沒 換 包 裝 , 伴
 澳 門 幾 代 人 一 起 成 長 。 從 前 沒 有 薯 片 、 朱 古 力 , 人 們 就 吃 涼 果 當 口 立 濕 , 現 在 薯 片 、 蝦 條 、 魷 魚 絲 樣 樣 齊 , 蟠 桃 果 、 精 神 薑 也 不 衰 落 : 「 澳 門 人 由 細 到 大 見 慣 了 、 吃 慣 了 , 成 了 習 慣 就 不 會 談 落 伍 不 落 伍 。 」 羅 生 笑 說 , 「 反 而 還 多 了 很 多 年 輕 人 愛 上 我 們 的 懷 舊 包 裝 。 」 所 以 一 個 世 紀 以 來 , 同 益 的 生 意 還 是 很 好 , 一 包 十 小 盒 的 蟠 桃 果 , 每 月 銷 量 高 達 五 萬 包 , 即 是 五 十 萬 盒 ! 全 澳 門 手 信 街 的 店 子 都 來 入 貨 代 銷 。
而 同 益 也 沒 有 因 為 生 意 旺 而 放 棄 傳 統 , 他 們 的 蟠 桃 果 , 仍 選 用 上 乘 的 北 杏 , 加 糖 醃 了 再 在 太 陽 下 生 曬 , 不 加 色 素 。 精 神 薑 也 選 用 老 薑 , 加 甘 草 、 陳 皮 、 檸 檬 來 醃 , 有 薑 的 辣 味 又 有 檸 檬 味 。 在 澳 門 近 攝 氏 三 十 度 的 炎 夏 吃 一 顆 蟠 桃 果 、 精 神 薑 , 悶 熱 全 消 。 百 年 後 , 他 們 依 然 是 許 多 人 的 最 佳 伴 侶 。
同 益 百 花 魁 果 子 廠
地 址 : 美 副 將 大 馬 路 連 勝 巷 21-23 號
電 話 : 334926
營 業 時 間 : 星 期 一 至 六 8:30am-6:30pm
15cm X 15cm 的 葡 國 磚 改 變 我 的 家
澳 門 滿 街 是 葡 萄 牙 瓷 磚 , 白 的 黃 的 藍 的 , 一 塊 一 塊 鑲 嵌 在 路 牌 、 教 堂 、 博 物 館 、 市 政 廳 、 葡 文 學 校 … … 令 整 個 澳 門 變 成 葡 國 美 術 館 , 走
 看
 , 漫 無 目 的 遊 蕩 街 頭 , 成 了 眼 睛 最 忙 碌 的 藝 術 活 動 。
我 身 邊 許 多 朋 友 也 很 喜 歡 葡 國 磚 , 覺 得 它 像 畫 充 滿 色 彩 。 其 中 一 人 去 過 葡 萄 牙 旅 行 , 買 了 少 量 回 來 ( 太 重 ! ) , 後 來 想 起 可 用 這 些 瓷 磚 來 佈 置 家 居 , 於 是 追 查 哪
 有 葡 國 磚 賣 , 結 果 給 她 找 到 澳 門 的 西 美 斯 。
此 店 是 澳 門 唯 一 一 家 賣 葡 國 磚 的 地 方 , 澳 門 大 大 小 小 葡 國 餐 廳 的 瓷 磚 、 葡 文 學 校 花 碌 碌 的 磚 牆 , 還 有 很 多 葡 式 平 房 的 花 磚 都 是 來 自 這 家 小 店 。
店 子 門 面 看 來 像 旺 角 新 填 地 街 的 建 築 材 料 店 , 瓷 磚 的 樣 辦 都 貼 在 牆 上 , 不 同 的 是 西 美 斯 所 展 示 的 都 是 漂 亮 的 葡 國 磚 , 甚 至 有 由 幾 十 塊 瓷 磚 組 成 一 大 幅 聖 徒 像 或 帆 船 像 , 像 幅 大 壁 畫 , 拼 湊 起 來 你 一 言 我 一 語 的 吐 露
 葡 萄 牙 的 宗 教 狂 熱 , 和 那 遠 古 的 偉 大 航 海 事 業 。 在 內 面 逛 , 不 似 逛 商 店 , 反 像 看 展 覽 般 賞 心 悅 目 。
手 做 的 藝 術
這 些 瓷 磚 都 入 口 自 葡 萄 牙 , 有 近 60 款 圖 案 , 藍 白 黃 橘 紅 , 婉 約 瑰 麗 的 線 條 / 圖 案 散 發 出 異 國 風 韻 ; 而 且 豐 儉 由 人 , 平 的 十 元 八 塊 , 矜 貴 的 成 千 上 萬 元 。
可 堪 玩 味 的 是 不 論 平 貴 , 這 些 葡 國 磚 都 是 由 人 手 逐 塊 繪 製 , 同 一 樣 的 圖 案 , 這 塊 的 線 條 粗 一 點 , 那 塊 的 色 彩 淡 一 點 , 每 塊 磚 都 變 得 獨 一 無 二 , 有 一 份 手 做 的 美 感 。 老 闆 高 老 先 生 還 告 訴 我 : 「 很 多 時 一 個 圖 樣 的 瓷 磚 還 只 出 一 批 , 不 易 買 到 第 二 批 , 因 為 畫 葡 國 磚 的 人 都 是 藝 術 家 , 葡 國 人 稱 呼 他 們 是 工 匠 , 藝 術 家 當 然 有 性 格 , 他 們 不 喜 歡 常 常 畫 同 一 樣 的 花 樣 , 所 以 買 磚 時 一 定 要 留 意 磚 塊 是 否 夠 用 , 否 則 將 來 要 找 回 同 一 花 樣 的 磚 便 得 訂 做 了 。 」
從 前 , 即 是 99 年 澳 門 回 歸 以 前 , 多 數 是 葡 國 人 來 買 葡 國 磚 , 老 闆 說 他 們 是 homesick , 想 藉 一 塊 瓷 磚 來 尋 回 家 鄉 的 味 道 ; 現 在 呢 , 很 多 葡 國 人 都 回 老 家 了 , 反 而 多 了 澳 門 人 來 買 磚 , 是 輪 到 澳 門 人 想 起 葡 萄 牙 人 這 些 老 朋 友 , 想 藉 一 塊 磚 , 去 懷 念 那 一 段 時 光 。
對 於 葡 國 人 我 沒 有 情 意 結 , 卻 常 常 羨 慕 他 們 慵 懶 悠 閒 的 生 活 調 子 。 於 是 不 怕 重 的 搬 了 廿 塊 15cm X 15cm 的 葡 國 磚 回 家 , 然 後 貼 在 玄 關 一 道 小 牆 上 , 從 此 , 沙 田 廣 寧 大 廈 一 個 350 呎 的 陋 室 便 多 了 一 份 寫 意 的 異 國 風 情 。
西 美 斯 國 際 貿 易 有 限 公 司
地 址 : 媽 閣 街 28-34 號
電 話 : 768296
營 業 時 間 : 星 期 一 至 六 10:30am—6pm
久 違 了 的 生 曬 鹹 魚 香
以 前 我 家 常 常 吃 鹹 魚 , 我 記 得 那 時 候 的 鹹 魚 是 鹹 香 的 , 一 小 箸 便 可 扒 扒 扒 吃 下 好 幾 口 飯 。 後 來 吃 鹹 魚 的 次 數 愈 來 愈 少 , 我 以 為 是 因 為 家 道 不 再 中 落 , 家 計 有 轉 機 。 長 大 後 才 知 鹹 魚 原 來 不 便 宜 , 媽 媽 不 再 吃 , 是 因 為 她 覺 得 香 港 的 鹹 魚 愈 來 愈 不 好 吃 。
乘 了 $62 的 士 , 來 到 澳 門 最 南 面 的 路 環 碼 頭 , 一 個 比
 仔 還 要 遠 、 景 點 數 目 是 「 零 」 的 地 方 。
這 個 地 方 像 大 澳 , 面 臨 大 海 , 房 屋 都 是 架 在 水 上 的 棚 屋 , 不 過 它 不 似 大 澳 般 熱 鬧 , 房 屋 只 有 三 五 間 , 遊 客 也 只 有 兩 三 個 , 的 士 司 機 還 問 我 們 要 不 要 他 等 一 下 , 說 這 兒 是 沒 有 的 士 進 來 的 。 靜 靜 的 地 方 , 還 聽 得 出 浪 聲 拍 岸 , 看
 太 陽 下 山 , 很 自 在 。
棠 記 魚 鋪 正 正 在 碼 頭 旁 邊 , 由 何 老 太 和 女 兒 、 兒 子 、 媳 婦 家 庭 式 經 營 , 已 是 第 三 代 了 。 從 前 路 環 碼 頭 是 漁 船 上 水 的 地 方 , 棠 記 和 很 多 行 家 都 因 利 成 便 做 起 鹹 魚 生 意 , 二 三 十 年 前 是 很 有 名 的 鹹 魚 手 信 街 。 後 來 碼 頭 停 用 了 , 魚 檔 鹹 魚 欄 一 家 家 倒 下 , 只 剩 下 棠 記 。
棠 記 依 舊 的 只 賣 生 曬 鹹 魚 。 他 們 買 來 新 鮮 魚 ,
 得 乾 乾 淨 淨 就 拿 去 插 鹽 , 一 層 魚 一 層 鹽 , 鹽 吸 了 魚 的 水 分 濕 了 就 換 鹽 , 如 是 者 反 覆 換 四 五 次 鹽 , 直 至 魚 醃 得 收 乾 水 了 , 就 拿 去 曬 太 陽 , 一 個 步 驟 接 一 個 步 驟 , 完 全 沒 澳 門 半 島 那 邊 的 急 速 節 奏 。 日 光 浴 場 就 在 棚 屋 天 台 , 我 爬 上 去 看 , 天 台 面 臨
 大 海 , 幾 近 是 零 距 離 , 堪 稱 為 infinity roof 。 鹹 魚 就 在 竹 棚 上 享 受
 陽 光 , 還 有 何 氏 一 家 晾 曬 的 衣 物 作 伴 , 海 風 一 吹 , 海 水 味 混
 鹹 魚 香 , 襯
 洗 衣 粉 的 香 味 飄 入 鼻 子 , 唔 , 寫 意 的 味 道 。
棠 記 魚 舖
地 址 : 路 環 碼 頭 前 地 36 號 地 下
電 話 : 882006
營 業 時 間 : 星 期 一 至 日 9:30am-7:30pm
重 拾 鹹 香 味 道
待 鹹 魚 曬 得 夠 乾 身 了 , 就 會 入 袋 出 售 , 再 一 條 條 掛 在 檔 前 任 君 選 擇 。 棠 記 賣 的 鹹 魚 主 要 是 鰽 白 、 馬 友 和 包 滑 , 鹹 魚 沒 用 紙 包
 前 半 身 來 裝 大 隻 , 實 際 大 小 、 魚 的 腮 和 肚
 得 乾 不 乾 淨 都 一 目 了 然 , 盡 顯 澳 門 漁 村 人 的 老 實 。 鹹 魚 鹹 鹹 香 香 的 海 產 味 也 搶
 從 膠 袋 中 滲 出 來 , 像 在 告 訴 我 小 店 童 叟 無 欺 。
我 本
 的 士 錢 不 枉 花 的 精 神 , 買 了 三 大 條 鹹 魚 作 戰 利 品 , 攝 影 師 笑 我 誇 張 , 轉 頭 卻 見 一 對 西 裝 筆 挺 、 雍 容 華 貴 的 伉 儷 駕
 平 治 房 車 也 特 意 來 買 了 四 條 鹹 魚 , 比 我 更 誇 張 , 老 闆 娘 何 老 太 笑 說 : 「 不 多 不 多 , 我 也 是 天 天 吃 鹹 魚 , 吃 少 一 天 也 不 安 樂 ! 」 是 的 是 的 , 當 回 港 那 夜 , 我 用 一 箸 鹹 魚 扒 扒 扒 扒 痛 快 的 吃 了 半 碗 飯 , 我 就 明 白 佐 飯 這 回 事 , 是 好 鹹 魚 一 條 , 勝 過 鮑 參 翅 肚 。
很 悶 的 工 作   很 有 心 的 竹 昇 麵
澳 門 是 個 悠 閒 的 城 市 , 人 走 得 很 慢 , 商 店 關 門 得 很 早 , 車 子 從 來 不 會 響 號 , 星 期 日 是 人 和 商 店 的 共 同 休 息 日 。 而 有 些 東 西 , 像 魚 不 離 水 , 是 注 定 要 生 存 在 悠 閒 之 中 , 它 們 的 名 字 , 是 傳 統 。 例 如 竹 昇 麵 。
「 香 港 人 時 間 就 係 金 錢 , 個 個 趕 住 搵 錢 , 無 心 機 做
 手 工
 。 澳 門 人 生 活 悠 閒 好 多 , 鋪 租 又 平 , 屋 租 又 平 , 人 人 但 求 搵 兩 餐 , 唔 會 諗 發 達 , 自 然 做 得 到 啦 ! 」 一 語 中 的 是 六 記 麵 家 的 老 闆 明 哥 。 六 記 是 澳 門 有 名 的 竹 昇 麵 店 , 麵 和 雲 吞 皮 都 是 用 竹 壓 出 來 的 , 蔡 瀾 、 鍾 偉 民 等 嘴 刁 之 人 吃 過 都 讚 好 , 曾 特 首 夫 婦 亦 是 捧 場 客 。
可 能 你 會 話 , 香 港 都 有 竹 昇 麵 , 點 解 要 從 澳 門 買 來 。 我 只 可 說 , 對 , 都 是 竹 昇 麵 , 但 這
 買 到 的 , 會 多 了 一 點 情 懷 ; 一 種 你 在 香 港 忙 忙 碌 碌 時 , 未 必 可 以 察 覺 得 到 的 東 西 。 就 如 在 香 港 食 碗 雲 吞 麵 , 點 會 留 意 到 麵 家 包 雲 吞 會 剩 下 一 些 雲 吞 皮 的 角 邊 , 若 不 是 特 首 夫 人 鮑 曾 笑 薇 每 次 從 澳 門 買 來 一 大 袋 雲 吞 角 來 煲 百 合 蓮 子 糖 水 , 怎 知 道 原 來 它 比 腐 竹 還 要 滑 。
「 係 呀 , 這 些 是 切 雲 吞 皮 後 剩 下 來 的 頭 頭 尾 尾 , 本 應 棄 掉 , 但 我 不 想 浪 費 , 先 集 齊 一 大 堆 曬 乾 了 , 十 元 一 大 袋 的 賣 , 食 得 唔 好
 嘛 ! 」 明 哥 說 時 一 副 澳 門 人 質 樸 的 德 性 , 當 然 最 終 受 惠 的 , 就 是 港 澳 小 市 民 。
六 記 1945 年 開 業 , 由 六 哥 的 父 親 所 創 , 明 哥 子 承 父 業 學 會 了 竹 昇 麵 。 每 日 下 午 明 哥 就 會 在 閣 樓 的 工 場 打 麵 。 只 見 明 哥 換 上 功 夫 衫 , 像 策 馬 般 騎 在 11 呎 長 的 廣 西 茅 竹 上 , 以 一 隻 腳 作 支 點 , 像 玩 搖 搖 板 般 , 蹬 起 落 下 , 一 下 一 下 的 印 呀 印 呀 印 … … 整 個 過 程 很 乏 味 。 只 是 , 當 看 見 明 哥 印 出 來 的 麵 皮 薄 如 輕 紗 , 拈 起 來 薄 得 透 光 時 , 心
 不 禁 覺 得 這 塊 麵 皮 美 得 像 藝 術 品 ; 印 印 印 原 來 不 止 是 工 作 , 也 是 一 門 民 間 藝 術 。
生 活 比 賺 錢 重 要
「 機 器 的 好 處 是 又 快 又 方 便 又 量 多 , 但 卻 永 遠 做 不 到 竹 昇 壓 出 來 的 薄 和 韌 性 。 」 明 哥 說 道 。 所 以 很 多 遊 客 堂 食 以 外 , 還 會 買 些 當 手 信 , $5 一 個 麵 餅 、 $48/ 磅 雲 吞 , 當 是 見 識 傳 統 藝 術 已 值 回 票 價 。 事 實 是 麵 質 有 彈 性 而 爽 滑 , 雲 吞 皮 啖 在 嘴
 輕 薄 如 無 物 , 卻 又 有 韌 性 , 兩 份 蝦 一 份 豬 肉 的 餡 料 比 例 很 好 , 還 有 大 地 魚 末 的 香 , 好 味 非 常 。
不 過 大 家 來 訪 時 要 留 意 , 明 記 只 開 夜 市 , 可 不 要 下 午 來 摸 門 釘 。 「 怎 麼 不 做 午 市 , 可 以 賺 更 多 啊 ! 」 我 本 想 為 大 家 謀 福 利 , 勸 明 哥 開 午 市 , 他 卻 應 道 : 「 我 後 生 時 也 很 搏 命 , 同 時 做 三 個 鋪 位 , 賺 了 很 多 錢 , 可 是 很 辛 苦 , 又 常 常 和 夥 計 、 生 意 上 的 夥 伴 有 爭 執 , 覺 得 不 開 心 。 現 在 每 天 只 工 作 幾 小 時 , 夠 養 家 了 , 又 可 保 持 水 準 , 沒 敗 了 老 竇 留 下 的 招 牌 , 兒 子 見 我 樂 得 自 在 , 也 願 意 跟 我 學 竹 昇 , 就 夠 了 。 」 明 哥 說 早 前 澳 門 政 府 還 找 上 他 , 說 要 把 竹 昇 麵 技 術 定 為 人 文 文 化 , 「 我 沒 想 過 印 麵 也 是 文 化 , 只 是 由 十 七 歲 做 到 現 在 五 十 多 歲 , 我 還 是 很 喜 歡 這 個 工 作 。 」 主 一 無 適 , 便 是 敬 , 這 就 是 敬 業 。 而 心 機 這 回 事 , 就 是 這 樣 看 得 出 來 , 吃 得 出 來 。
六 記 麵 家
地 址 : 仁 慕 巷 1D 地 下
電 話 : 559627
營 業 時 間 : 6:30pm—2am
外 賣 葡 國 滋 味
若 果 你 是 葡 菜 的 fans , 除 了 旅 程 中 天 天 往 法 蘭 度 、 阿 曼 諾 、 船 屋 、 里 斯 本 開 餐 , 很 自 然 , 又 會 心 思 思 想 買 些 葡 國 特 色 食 品 回 港 慢 慢 嘆 。
澳 門
 仔 有 一 家 專 營 外 國 食 品 的 Gourmet Fine Foods , 店 子 看 來 像 外 國 雜 貨 店 , 來 光 顧 的 也 多 是 外 國 人 、 葡 國 人 。 老 闆 是 在 葡 萄 牙 長 大 的 法 國 靚 仔 Eric , 所 以 店 內 法 國 貨 、 葡 國 貨 各 佔 一 半 , 看 不 明 貨 品 上 的 葡 文 法 文 不 要 緊 , 貨 架 上 的 標 籤 都 有 國 旗 識 別 來 源 地 , 並 有 貨 品 介 紹 。
愛 吃 的 人 來 Gourmet 是 會 發 瘋 的 。 因 為 貨 品 價 錢 比 在 香 港 平 了 至 少 兩 成 , 像 法 國 的 海 鹽 花 (Fleur de sel) , 在 香 港 city’super 賣 六 十 多 元 , 在 這 店 子 卻 $50 有 找 ; 橄 欖 $4.3/100g , city’super 價 卻 要 $7 、 $8 , 怎 能 叫 人 不 雙 眼 發 光 ?
很 想 買 很 多 很 多 , 不 過 人 在 異 鄉 , 加 上 手 瓜 唔 夠 力 , 總 不 能 像 平 日 在 超 市 般 掃 貨 , 於 是 只 揀 葡 國 貨 來 買 , 始 終 好 吃 的 葡 國 餐 廳 , 在 香 港 也 愈 來 愈 少 了 。
在 行 行 列 列 的 貨 架 中 眼 花 撩 亂 , 葡 國 紅 腰 豆 、 沙 甸 魚 、 橄 欖 油 、 葡 國 香 腸 、 肝 醬 , 甚 至 原 條 馬 介 休 一 排 倒 吊 在 半 空 , 任 客 人 挑 選 ! 當 我 正 在 多 款 葡 國 香 腸 面 前 徘 徊 時 , 幸 好 給 我 遇 上 澳 門 有 名 的 葡 菜 餐 廳 里 斯 本 地 帶 的 老 闆 兼 大 廚 Antonio , 他 教 我 在 貨 架 中 尋 寶 。 「 葡 國 香 腸 種 類 很 多 , 肉 腸 香 口 點 、 血 腸 有 煙 燻 味 而 口 感 較 黏 , 矜 貴 一 點 可 買 黑 腿 豬 香 腸 片 , 跟 西 班 牙 有 名 的 黑 腿 豬 在 地 理 上 只 是 一 河 之 隔 , 基 本 上 是 一 樣 的 東 西 , 但 價 錢 卻 平 很 多 , 才 四 十 多 元 , 買 來 以 後 輕 烤 四 分 鐘 , 便 成 了 葡 國 有 名 的 頭 盤 chovrieo assado au flambee( 烤 葡 國 腸 ) 。 」
另 一 寶 是 馬 介 休 。 這 種 葡 國 鹹 魚 ( 原 身 是 鱈 魚 ) , 只 要 用 水 浸 一 晚 來 稀 釋 鹽 分 , 之 後 白 烚 , 伴 橄 欖 油 、 椰 菜 吃 , 已 經 很 好 味 。 葡 國 人 吃 馬 介 休 還 有 很 多 方 法 : 炸 薯 球 、 白 汁 、 放 湯 、 番 茄 煮 、 白 醋 煮 、 黑 椒 、 烤 、 焗 、 咖 喱 、 蛋 黃 醬 … … 365 天 可 做 出 365 種 不 同 口 味 !
很 多 人 說 葡 國 食 品 很 鹹 , 但 我 就 是 愈 吃 愈 喜 歡 , 可 能 是 Gourmet 賣 的 都 是 很 好 的 貨 色 吧 。 「 未 有 Gourmet 前 我 的 批 發 商 用 船 運 貨 , 一 個 月 只 入 一 次 貨 , 用 的 都 是 雪 藏 貨 。 Gourmet 卻 用 空 運 , 一 星 期 返 貨 兩 次 , 很 新 鮮 , 跟 在 葡 國 吃 到 的 沒 兩 樣 。 」 Antonio 說 。
就 算 葡 國 菜 還 未 成 為 你 的 心 頭 好 , 來 Gourmet 走 一 遍 , 你 還 是 會 有 種 開 眼 界 的 喜 悅 。
Gourmet Fine Foods
地 址 :
 仔 濠 景 花 園 25 座 地 下
電 話 : 840952
營 業 時 間 : 10am-9pm
回 憶 中 有 過 一 枝 柴 火 蠔 油
澳 門 街 道 的 名 稱 很 長 , 例 如 這 條 「 巴 素 打 爾 古 街 」 。 這 條 擁 有 長 名 字 的 街 道 , 就 位 於 澳 門 的 舊 區 , 這 區 就 如 我 們 的 上 環 、 西 環 。 街 上 的 建 築 物 盡 是 三 層 高 、 修 修 長 長 而 樓 底 高 的 舊 樓 , 好 有 老 澳 門 的 風 味 。
遊 客 都 只 管 擁 進 十 月 初 五 街 , 今 天 我 卻 溜 進 附 近 這 條 冷 清 的 老 街 , 只 因 我 認 識 的 一 位 長 輩 很 喜 歡 吃 這
 一 家 蠔 油 莊 出 品 的 柴 火 蠔 油 。
老 店 的 名 字 叫 榮 甡 , 站 在 閉 上 的 門 前 , 以 為 它 今 天 休 息 關 門 , 突 然 , 一 位 老 先 生 前 來 開 門 , 我 直 覺 意 識 到 , 他 就 是 長 輩 口 中 那 位 幾 十 年 來 一 直 堅 持 做 柴 火 蠔 油 的 曾 老 先 生 。

 平 日 客 人 不 多 , 於 是 曾 老 先 生 索 性 把 門 用 繩 子 拴 起 來 , 待 有 客 叩 門 , 他 才 去 開 門 , 難 怪 之 前 的 士 司 機 反 問 我 : 「 那 家 店 不 是 關 了 嗎 ? 」 走 進 去 , 兩 個 大 玻 璃 飾 櫃 擺 放
 一 枝 枝 封 了 點 塵 的 蠔 油 。 我 告 訴 曾 老 先 生 想 要 兩 枝 蠔 油 帶 回 香 港 , 他 面 上 好 像 泛 起 了 一 個 有 點 開 心 又 有 點 失 落 的 表 情 , 「 估 唔 到 你 咁 細 個 都 識 食 我 做
 蠔 油 。 」 我 直 接 告 訴 他 是 一 位 auntie 喜 歡 而 已 。 「 有 些 熟 客 幫 襯 了 好 幾 十 年 , 畢 竟 柴 火 蠔 油 是 好 吃 點 , 火 力 均 勻 , 加 上 我 做 到 鹹 甜 適 中 , 伴 白 切 雞 、 炆 鮑 魚 就 最 好 味 , 撈 麵 伴 油 菜 就 浪 費 了 。 」 曾 老 先 生 說 時 一 臉 滿 足 。
往 日 的 風 光 歲 月
榮 甡 蠔 油 莊 在 1902 年 開 業 , 104 年 了 , 現 在 由 第 三 代 的 曾 老 先 生 一 個 人 上 居 下 鋪 的 守 住 。 幾 十 年 前 , 榮 甡 的 生 意 很 好 , 在 新 口 岸 有 自 己 的 蠔 塘 , 僱 了 幾 個 工 人 , 每 日 開 蠔 煮 蠔 水 炒 蠔 油 , 外 銷 至 美 國 、 加 拿 大 , 1934 年 還 被 邀 請 去 葡 萄 牙 出 席 世 界 博 覽 會 , 就 連 孫 中 山 先 生 也 常 幫 襯 他 的 蠔 油 。
的 確 從 前 澳 門 的 蠔 油 業 就 是 很 興 盛 , 路 環 、 橫 琴 、 新 口 岸 都 是 盛 產 蠔 的 地 方 , 蠔 碩 大 肥 美 , 所 以 澳 門 又 有 「 蠔 鏡 」 、 「 濠 江 」 的 外 號 , 以 前 的 人 來 澳 門 都 是 買 鹹 魚 、 蝦 醬 和 蠔 油 當 手 信 。 那 時 巴 素 打 爾 古 街 上 便 有 十 來 家 蠔 油 店 , 可 惜 現 在 蠔 田 早 變 成 了 聲 色 犬 馬 的 金 沙 、 法 老 王 賭 場 , 廣 福 興 、 鴻 合 等 昔 日 有 名 的 蠔 油 廠 早 已 人 去 樓 空 , 只 剩 下 榮 甡 。
要 是 換 了 在 香 港 , 或 是 店 子 是 租 回 來 的 , 蠔 油 莊 老 早 就 做 不 下 去 了 , 「 好 在 這 幢 樓 是 祖 傳 的 , 而 且 我 是 獨 身 , 只 要 養 活 兩 隻 貓 和 街 上 餵 慣 了 的 流 浪 貓 狗 , 就 可 以 了 ; 加 上 我 十 七 歲 起 就 學 煮 蠔 油 , 對 了 一 輩 子 , 就 繼 續 對 下 去 吧 。 」
現 在 曾 老 先 生 還 是 沿 用 老 方 法 , 用 柴 火 煮 蠔 油 , 其 間 用 53 吋 長 的 大 鏟 不 住 炒 蠔 油 , 令 它 不 黏 底 不 變 焦 , 風 味 依 樣 , 可 是 大 家 都 慣 了 在 超 市 貨 架 上 隨 手 拈 來 一 瓶 李 錦 記 , 沒 心 思 跑 到 這 老 店 處 買 。
你 說 是 老 人 家 固 執 , 或 是 老 人 家 對 傳 統 的 執 迷 也 好 , 今 年 七 十 多 歲 的 曾 老 先 生 帶 給 上 一 輩 的 , 還 是 一 個 個 美 味 回 憶 。
最 後 我 拿
 載 有 三 枝 蠔 油 的 膠 袋 離 開 ; 其 中 一 枝 , 是 我 的 。
榮 蠔 油 莊
地 址 : 巴 素 打 爾 古 街 7 號
電 話 : 574271
營 業 時 間 : 10am-5pm
賭 王 的 果 醬
「 陳 太 有 時 間 睇
 波 仲 好 啦 。 」 我 喜 歡 何 鴻 燊 的 「 妙 語 連 珠 」 , 為 沉 悶 的 政 經 界 添 上 不 少 樂 趣 , 何 生 可 算 是 我 的 名 人 界 偶 像 。
簽 名 好 , 合 照 好 , 握 個 手 也 好 , fans 總 是 渴 望 從 偶 像 手 上 取 得 甚 麼 紀 念 。 對 於 燊 哥 , 我 很 想 在 他 的 賭 場 贏 個 一 千 幾 百 元 作 紀 念 , 可 惜 每 次 反 過 來 都 是 我 用 一 百 幾 十 餵 了 他 的 老 虎 機 。 其 實 更 好 的 方 法 是 到 葡 京 酒 店 內 的 餅 店 , 那 兒 有 他 的 best kept secret ─ ─ 賭 王 家 族 的 家 ─ 傳 ─ 果 ─ 醬 !
香 港 人 只 知 葡 京 賭 場 , 其 實 葡 京 餅 店 在 澳 門 也 很 有 名 , cheesecake 、 蛋 絲 糖 、 手 做 valrhona 朱 古 力 都 是 熱 賣 產 品 , 還 有 的 就 是 賭 王 果 醬 。
這 果 醬 不 是 普 通 草 莓 味 橘 子 味 , 而 是 無 花 果 味 和 冬 瓜 味 , 兩 種 jam 都 是 由 何 氏 家 族 提 供 家 傳 秘 方 , 再 由 酒 店 餅 廚 鮮 製 。 用 的 材 料 一 絲 不 苟 , 按 時 節 選 用 歐 洲 不 同 國 家 的 無 花 果 、 中 國 的 大 冬 瓜 , 都 是 很 頂 級 的 材 料 , 而 且 用 料 很 足 , 一 瓶 無 花 果 醬 便 用 上 了 二 十 顆 無 花 果 , 又 像 fancl 一 樣 無 添 加 色 素 和 防 腐 劑 , 是 很 天 然 的 handmade 果 醬 , 就 連 用 的 密 實 瓶 也 特 別 從 法 國 運 到 , 單 是 瓶 子 已 廿 元 成 本 ! 再 加 上 賭 王 家 族 的 品 味 , 才 $72 , 是 超 值 的 。
至 於 味 道 , 想 不 到 賭 王 的 口 味 和 我 相 若 , 都 不 愛 太 甜 太 膩 , 而 果 香 就 非 常 突 出 。 冬 瓜 醬 吃 來 清 甜 , 帶 點 瓜 蓉 的 口 感 ; 無 花 果 醬 香 味 超 清 新 , 淡 淡 的 ,
 面 有 粒 粒 果 籽 來 增 加 口 感 , 用 來 配 scone 、 多 士 、 cracker 很 適 合 , 也 可 以 作 肉 類 主 菜 的 jelly dipping 。
這 晚 我 便 捧
 果 醬 多 士 , 邊 吃 邊 在 新 聞 報 道 前 追 訪 賭 王 的 新 金 句 。
葡 京 餅 店
地 址 : 葡 京 酒 店 西 座 大 堂
電 話 : 377666
營 業 時 間 : 6:45am-8pm
醉 在 平 價 葡 國 酒 中
澳 門 酒 稅 15% , 香 港 酒 稅 80% 。 實 在 沒 理 由 到 澳 門 不 買 醉 。 在 澳 門 買 醉 , 也 實 在 沒 理 由 不 喝 葡 萄 牙 酒 。
澳 門 當 了 幾 百 年 的 葡 萄 牙 殖 民 地 , 早 就 習 染 了 葡 國 人 喝 酒 的 風 尚 , 也 有 很 豐 富 的 葡 國 酒 藏 , 西 餐 廳 、 葡 菜 館 , 甚 至 中 菜 館 茶 餐 廳 都 可 以 喝 到 幾 十 元 一 枝 的 葡 國 紅 酒 。
醉 樂 坊 更 是 家 以 葡 國 酒 為 主 打 的 酒 窖 , 全 店 四 分 三 藏 酒 都 是 葡 萄 牙 酒 。 我 不 是 酒 專 家 , 只 是 覺 得 沒 理 由 有 便 宜 不 撿 , 也 覺 得 幾 十 元 一 枝 酒 不 好 喝 也 不 肉 痛 , 於 是 試 了 好 幾 枝 葡 萄 牙 酒 , 一 呷 , 原 來 , 世 界 上 真 有 相 逢 恨 晚 這 回 事 。
雖 然 葡 國 酒 在 香 港 不 流 行 , 但 其 實 它 是 酒 區 的 蘇 玉 華 , 有 實 力 卻 沒 名 氣 。 葡 萄 牙 是 Old World 產 酒 區 , 有 完 善 的 產 區 命 名 法 (DOC) 去 監 控 55 個 產 酒 區 的 酒 質 。 New World 酒 區 如 智 利 、 南 非 、 澳 洲 用 的 是 Shiraz 、 Sauvignon 一 類 國 際 性 提 子 , 穩 陣 但 沒 性 格 , 葡 萄 牙 卻 有 自 己 地 道 而 獨 特 的 葡 萄 品 種 : Encruxade 是 釀 白 酒 最 好 的 提 子 、 Touriga Nacional 是 釀 紅 酒 的 好 提 子 , 令 葡 國 酒 有 朕 獨 一 無 二 的 香 氣 。
香 得 有 性 格
挑 個 沒 鼻 塞 、 沒 塗 香 水 的 日 子 去 品 酒 , $100Alentejana 產 區 的 紅 酒 , 有 很 特 出 的 香 氣 , 葡 萄 味 鮮 明 強 烈 , 像 個 揚 眉 女 子 , 很 有 character , 香 得 叫 人 把 鼻 子 埋 在 杯 中 貪 婪 的 索 呀 索 ; $90 的 Vinho Verde 產 區 青 酒 , 提 子 味 強 烈 清 新 , fruity 而 順 喉 。 不 能 錯 過 的 還 有 葡 萄 牙 名 酒 缽 酒 (Port) , 就 像 法 國 Champagne 區 的 酒 才 能 叫 香 檳 , 也 只 有 葡 萄 牙 Porto 區 出 產 的 酒 才 能 叫 缽 酒 。 這 酒 特 別 在 釀 製 的 過 程 中 加 入 了 白 蘭 地 , 酒 精 度 高 卻 味 道 很 甜 , $90 的 新 釀 Ruby Port 已 是 很 好 的 甜 品 酒 , 配 芝 士 和 nuts 一 流 , 捨 得 花 一 點 , $190 買 兩 至 三 年 的 Tawny Port , 甜 辣 更 均 衡 。
很 想 愛 紅 酒 的 英 年 司 長 也 會 調 低 酒 稅 , 可 惜 事 實 是 離 境 24 小 時 只 能 攜 一 枝 免 稅 酒 。 不 想 浪 費 quota 可 記 住 幾 個 重 要 產 酒 區 : Dao 、 Douro 、 Porto 、 Barrada 、 Alentelano , 都 是 信 心 保 證 , 讓 你 回 港 後 再 一 次 醉 在 葡 萄 牙 的 紅 酒 之 中 。
醉 樂 坊
地 址 : 崗 頂 前 地 1 號 B 地 下
電 話 : 932931
營 業 時 間 : 星 期 二 至 日 3pm-9pm( 逢 星 期 一 及 每 月 1 號 休 息 )
迷 戀 哀 怨 的 Fado 音 樂
很 多 人 都 說 , 去 澳 門 聽 Jazz live , 是 樂 事 ; 但 我 第 一 次 在 澳 門 接 觸 音 樂 , 卻 不 是 在 Jazz 吧 , 而 是 在 一 間 專 賣 葡 文 書 的 書 店 。
白 黃 藍 三 色 的 外 牆 , 已 清 楚 透 露 了 它 的 身 世 。 這 間 葡 文 書 局 是 殖 民 地 時 代 官 方 辦 的 , 責 任 是 交 流 葡 國 文 化 , 回 歸 後 改 由 東 方 葡 萄 牙 學 會 管 理 , 但
 面 的 氣 氛 一 點 沒 變 , 很 悠 閒 舒 服 的 ; 而 我 與 Fado ( 葡 萄 牙 傳 統 音 樂 ) 的 邂 逅 , 就 在 二 樓 的 一 個 小 角 落 。
如 果 你 也 有 聽 過 金 培 達 的 《 依 莎 貝 拉 》 soundtrack , 恐 怕 已 被 Fado 那 激 情 而 哀 怨 的 調 子 直 搗 過 心 坎 。 而 我 就 是 在 這 個 CD 角 落
 , 試 聽 過 許 多 不 同 種 類 的 葡 國 音 樂 , 牆 上 4 個 CD 架 , 流 行 曲 、 民 謠 、 兒 歌 、 Fado 甚 麼 都 有 ; 但 每 次 , 我 都 只 買 Fado 的 CD 離 開 。
Fado 的 起 源 , 是 昔 日 的 水 手 在 離 鄉 別 井 的 旅 途 中 , 有 感 前 程 未 卜 , 就 借 歌 曲 去 表 達 心 事 , 所 以 唱 出 來 的 都 是 悲 天 憫 人 的 調 子 , 是 一 類 比 Blues 還 要 blue 的 音 樂 。
我 最 喜 歡 的 Fado 歌 手 是 在 葡 萄 牙 很 有 名 的 Amalia Rodrigues 。 輕 按 一 下 「 play 」 , 音 樂 響 起 了 : 弦 樂 器 劃 破 寧 靜 , 彈 奏 出 流 麗 婉 轉 的 兩 連 音 、 三 連 音 , 音 節 接 音 節 , 組 成 了 中 慢 板 的 跌 宕 旋 律 , 帶 點 舞 曲 的 味 道 , 帶 點 探 戈 / 費 林 明 高 的 風 韻 , 然 後 一 把 清 脆 響 亮 的 女 聲 隨
 音 樂 , 高 音 而 幽 怨 的 唱 出 葡 文 歌 詞 。
我 一 句 也 聽 不 明 白 , 但 那 從 喉 頭 嗚 咽 出 來 的 聲 音 , 令 手 臂 上 的 毛 管 一 枝 枝 豎 起 , 從 耳 朵 直 入 心 脾 , 刻 入 骨 肉 。 怪 不 得 一 位 土 生 的 葡 國 朋 友 告 訴 我 , 他 聽 Fado 只 能 聽 兩 首 , 聽 不 下 第 三 首 , 因 為 他 聽 得 懂 歌 詞 , 明 白 那 都 是 心 傷 的 句 子 。
我 已 愛 上 了 , 縱 是 愈 聽 愈 酸 , 但 就 是 捨 不 得 不 把 它 們 放 進 行 李 袋
 , 帶 回 家 去 。
葡 文 書 局
地 址 : 澳 門 板 樟 堂 街 18-20 號
電 話 : 566442 / 515915
營 業 時 間 : 星 期 一 至 六 11am-7pm
實 用 資 料
船 票
於 上 環 港 澳 碼 頭 乘 Turbo Jet , 班 次 每 15 分 鐘 一 班 , 航 程 只 需 1 小 時 。 單 程 票 價 平 日 為 $138 , 周 末 及 周 日 為 $150 , 夜 航 則 為 $172 起 。
網 址 : www.turbojet.com.hk
另 新 渡 輪 於 尖 沙 咀 中 港 城 客 運 碼 頭 亦 有 往 返 澳 門 香 港 之 航 班 , 每 半 小 時 一 班 。 單 程 票 價 平 日 $137 、 夜 航 $172 , 星 期 六 、 日 及 公 眾 假 期 $152 、 夜 航 $172 。
網 址 : www.nwff.com.hk
交 通
以 巴 士 和 的 士 為 主 。 市 內 巴 士 每 程 收 費 $2.5 ,
 仔 和 路 環 分 為 $3.5 和 $5 。 的 士 分 黑 色 和 黃 色 兩 種 , 收 費 一 樣 , 起 錶 $10 , 每 次 跳 錶 $1 , 下 午 五 六 時 為 的 士 交 更 時 間 , 特 別 難 截 的 士 。 另 澳 門 半 島 內 的 景 點 一 般 可 步 行 到 達 。
 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類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你正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留言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你正使用 Google+ 帳號留言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