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遊人 : 怪你過份美麗 富士山

每 次 去 日 本 旅 行 , 每 當 離 遠 見 到 富 士 山 , 都 被 她 吸 引

 視 線 ; 不 單 止 我 , 身 邊 的 日 本 人 也一 樣 。 工 作 關 係 , 經 常 周 遊 列 國 , 但 , 我 從 沒 見 過 一 座 山 美 得 如 此 標 致 ; 而 且 , 還 要 是 一 座睡 火 山 。 日 本 人 愛 她 , 以 攀 上 她 的 頂 峰 看 第 一 線 晨 光 為 畢 生 光 采 ; 日 本 人 怕 她 , 因 不 少 人 曾在 她 的 腳 下 了 結 餘 生 。 我 想 征 服 她 , 看 這 位 日 本 第 一 美 人 的 大 特 寫 有 多 美 。 怎 料 , 她 害 得 我 好 辛 苦 ; 都 說 , love hurts !

We love Mt Fuji

每 個 人 登 富 士 山 , 都 有 自 己 的 一 個 原 因 。

中 島 正 男 , 小 學 校 長 , 今 年 第 五 年 登 山 。 一 如 過 往 , 今 年 都是 全 校 師 生 總 動 員 的 夏 季 大 旅 行 , 藉

 登 山 來 磨 練 身 心 。

「 攀 登 富 士 山 等 於 挑 戰 自 己 , 無 論 前 路 有 幾 險 阻 , 都 要 憑 一己 之 力 將 困 難 克 服 。 只 要 付 出 耐 性 和 無 比 意 志 , 必 定 能 夠 成 功 登 頂 。 」

四 個 為 了 紀 念 青 春 生 涯 , 在 加 入 社 會 大 學 前 , 一 同 結 伴 勇 闖高 峰 的 大 學 畢 業 生 :

「 富 士 山 是 日 本 第 一 高 峰 , 登 上 富 士 山 是 每 個 日 本 人 一 生 的夢 想 。 她 的 山 形 出 奇 地 優 美 , 在 日 本 獨 一 無 二 。 這 樣 的 一 個 美 好 回 憶 , 很 有 意 義 啊 ! 」

Tim , 美 國 人 。 醉 心 日 本 文 化 , 在 登 山 季 節 開 始 不 久 後 , 特 別 請 大 假 來 登 山 :

「 富 士 山 是 日 本 象 徵 , 沒 來 過 , 不 算 到 過 日 本 。 」

再 來 是 一 班 松 下 商 社 的 職 員 , 理 由 直 截 了 當 :

「 富 士 山 是 日 本 人 的 驕 傲 ! 」

印 象 最 深 的 , 還 是 「 縮 水 麻 原 彰晃 」 Swaamii Suntosh Chandra Naaraayana 。 名 字 與 別不 同 , 身 分 也 像 謎 一 樣 , 紅 袍 加 身 , 頭

 高 髻 , 高 人 一 般 的 打 扮 , 手 還 拿

 一 個 銅 壺 , 神 化 之 極 。

「 富 士 山 在 日 本 人 心 目 中 有

 崇 高 的 地 位 , 代 表

 聖 潔 莊 嚴 。 她 跟 印 度 的 恆 河 一 樣 ,是 人 民 的 精 神 支 柱 。 你 知 道 嗎 , 這 個 壺 是 我 在 印 度 修 行 時 的 見 證 , 內

 盛 載

 恆 河 的 河 水 。 」

好 , 就 讓 我 們 一 起 加 油 吧 !

雲 上 的 探 險

七 月 一 日 , 香 港 五 萬 人 上 街 遊 行 。 同 一 日 , 日 本 富 士 山 也 人聲 鼎 沸 。 這 天 是 富 士 山 開 山 典 禮 的 大 日 子 , 意 味

 夏 天 登 山 的 季 節 正 式 展 開 。 一 年 之中 , 富 士 山 只 有 在 七 、 八 月 沒 有 積 雪 , 而 供 登 山 者 中 途 休 息 的 山 小 屋 亦 只 在 這 短 短 兩 個 月 中營 業 。

從 東 京 新 宿 乘 了 接 近 兩 小 時 巴 士 來 到 河 口 湖 , 沒 有 選 擇 開 山祭 當 天 上 山 , 因 為 看 了 天 氣 預 告 : 天 陰 有 雨 。 上 富 士 山 , 無 非 為 了 一 個 動 人 的 日 出 , 怎 可 草草 了 事 。 結 果 , 一 等 四 天 , 還 是 天 陰 下 雨 。 「 唔 好 怪 個 天 。 」 我 媽 媽 小 時 候 經 常 教 我 , 於 是, 我 只 好 立 定 心 志 , 走 上 一 個 可 能 看 不 見 日 出 的 富 士 山 。

登 富 士 山 , 主 要 有 四 條 路 線 , 河 口 湖 口 、 富 士 宮 口 、 須 走 口和 御 殿 場 口 ; 當 中 以 河 口 湖 那 條 最 受 歡 迎 。 雖 然 上 山 路 程 是 眾 路 線 之 中 最 長 的 ( 不 留 宿 約 六七 小 時 ) , 卻 可 避 免 了 上 山 過 急 而 引 發 的 高 山 反 應 , 加 上 山 小 屋 數 目 最 多 , 最 適 合 我 這 些 沒啥 經 驗 的 行 山 新 手 。

富 士 山 高 海 拔 3,776 公 尺 , 以 十 個 「 合 目 」 來分 作 十 段 , 最 高 的 是 十 合 目 , 一 般 稱 為 「 富 士 頂 上 」 , 亦 即 山 頂 。 而 不 論 從 哪 條 路 線 登 山 ,登 山 口 都 設 在 海 拔 2,000 公 尺 左 右 的 五 合 目 , 打

 「 兼 遊 富 士 山 」 旗 號 的 旅 行 團 就 最愛 到 此 拍 紀 念 照 。

中 午 , 由 河 口 湖

 乘 個 多 小 時 巴 士 來 到 五 合 目 , 四 周一 片 白 茫 茫 , 雲 霧 掩 蓋 整 個 山 頭 。 忽 然 , 吹 來 一 陣 強 風 , 寒 意 襲 人 。 剛 穿 上 風 褸 , 攝 影 師 向山 上 一 指 : 「 富 士 山 ! 」 只 見 風 把 雲 霧 吹 散 , 富 士 山 那 優 美 形 態 隱 約 可 見 。 但 迅 雷 不 及 掩 耳, 她 , 又 再 在 雲 霧 中 消 失 。

 

2:30pm , 吃 過 午 飯 , 如 同 一 眾 登 山 者 , 我 們 打 算 在 入 黑 前 到 達 七 / / 九 合 目 的 山 小 屋 , 稍 事 休 息 , 然 後 在 凌 晨 時 分 摸黑 登 上 富 士 頂 上 , 等 待 被 喻 為 「 御 來 光 」 的 美 麗 日 出 。

由 五 合 目 到 六 合 目 的 一 段 路 , 尚 算 平 坦 易 走 , 四 周 草 木 , 一片 綠 油 油 。 但 , 霧 實 在 太 大 , 若 不 是 有 清 晰 的 指 示 路 牌 , 恐 怕 早 已 分 不 清 前 後 左 右 。

是 同 途 萬 里 人 的 關 係 吧 ? 一 路 上 我 們 碰 到 不 少 上 山 下 山 的 旅客 , 彼 此 擦 身 而 過 時 都 互 相 送 上 一 句 「 Konnichiwa 」 ( 你 好 ) , 而 就 是這 些 陌 生 人 的 鼓 勵 , 不 經 不 覺 我 們 已 來 到 六 合 目 的 安 全 指 導 中 心 。 滿 以 為 登 山 過 程 不 太 辛 苦之 際 , 外 形 活 像 龍 貓 的 指 導 中 心 工 作 人 員 笑 容 滿 面 : 「 加 油 ! 真 正 的 考 驗 才 剛 剛 開 始 呢 ! 」

的 確 , 由 六 合 目 開 始 , 登 山 路 徑 都 是 「 Z 」 字 形 , 約 呈 30 度 角 , 路 面 全 是 凹 凸 不 平 的 火 山 灰土 和 岩 石 , 幾 乎 沒 半 步 好 路 可 走 ; 四 下 寸 草 不 生 , 一 片 荒 涼 原 始 。 手 腳 並 用 跌 跌 碰 碰 走 了 十多 廿 分 鐘 , 除 了 風 聲 和 行 山 杖 敲 打 地 上 的 篤 篤 聲 , 我 開 始 聽 到 自 己 逐 漸 急 促 的 呼 吸 聲 , 隨 身的 小 行 李 也 變 得 越 來 越 沉 重 。 我 們 第 一 次 停 下 來 休 息 , 然 後 第 二 次 、 第 三 次 … … 休 息 的 時 間也 一 次 比 一 次 長 。

都 說 山 上 天 氣 變 化 莫 測 , 登 山 時 明 明 還 是 要 撥

 大 霧 默 默 地 在 覓 我 的 去 路 , 轉 眼 間, 雲 霧 都 不 知 散 到 哪

 去 。 抬 頭 看 , 一 間 間 小 屋 就 在 山 上, 像 神 一 般 , 指 引

 我 們 的 去 路 ; 往 下 看 , 是 一 望 無 際的 雲 海 , 壯 闊 得 無 話 可 說 。

漸 漸 , 山 小 屋 和 雲 海 就 成 了 我 們 繼 續 前 行 的 原 動 力 , 任 憑 雙腳 再 痠 軟 無 力 , 只 要 看 見 不 遠 處 的 山 小 屋 , 就 知 道 自 己 很 快 便 可 以 坐 下 來 , 嘆 番 杯 熱 朱 古 力!

 

行 了 將 近 五 小 時 , 我 們 終 於 到 達 八 合 目 。 此 時 天 色 已 黑 , 時間 亦 不 早 , 我 們 暫 且 停 止 上 山 , 找 了 一 間 山 小 屋 , 好 好 休 息 。 由 於 還 未 到 登 山 旺 季 , 又 不 是周 末 , 我 們 不 用 預 約 就 可 直 接 投 宿 , 「 一 泊 二 食 」 每 人 五 百 多 元 。 但 所 謂 住 宿 , 其 實 只 是 一個 與 陌 生 人 大 被 同 眠 的 床 位 , 二 食 更 只 是 最 簡 單 不 過 的 咖 喱 飯 , 這 種 收 費 比 山 下 那 些 cheap cheap 商 務 單 人 房 還 要 貴 。

八 時 半 , 吃 過 那 連 肉 粒 也 要 逐 粒 計 的 咖 喱 飯 後 , 山 小 屋 的 燈光 逐 一 熄 滅 , 我 們 一 眾 登 山 客 也 陸 續 就 寢 。 是 吃 不 飽 穿 不 暖 , 還 是 屋 外 那 狂 嘯 的 北 風 擾 人 清夢 ? 這 夜 , 總 是 睡 不 好 ; 雙 手 冰 冰 冷 冷 , 頭 也 有 點 發 麻 。 腦 海 中 即 時 浮 現 四 個 大 字 : 高 — — 山 — — 反 — — 應 !

連 忙 拿 出 氧 氣 瓶 吸 ! 吸 ! 吸 ! 但 也 不 管 用 。 「 不 要 倒 下 ! 」我 知 道 這 個 時 候 甚 麼 靈 丹 妙 藥 都 不 管 用 , 自 救 全 憑 意 志 力 。 隨 即 依 照 旅 遊 書 的 指 示 , 慢 慢 呼氣 後 再 深 深 吸 氣 , 如 是 者 幾 分 鐘 後 , 勉 強 也 總 算 睡

 了 。

「 要 看 日 出 的 旅 客 請 出 發 。 」 凌 晨 兩 時 半 , 山 小 屋 的 職 員 開始 廣 播 , 室 內 登 時 燈 火 通 明 。 穿 戴 整 齊 , 一 步 出 屋 外 , 狂 風 大 作 , 人 仿 如 走 進 大 雪 櫃 ! 太 冷了 , 指 頭 都 僵 硬 起 來 。 但 看 到 一 列 列 戴 上 頭 燈 的 登 山 旅 客 , 人 人 雄 心 壯 志 , 我 也 覺 得 自 己 無理 由 「 捱 唔 過 衰 收 尾 」 , 於 是 再 一 次 鼓 起 勇 氣 , 跟

 大 隊 在 漆 黑 中 奮 鬥 。

4:18am , 魚 肚 白 的 天 空 中 , 透 射 中 陣 陣 紅 光 , 日 出 了 。

由 五 合 目 來 到 富 士 山 頂 上 , 前 前 後 後 行 了 接 近 七 個 鐘 。 蓬 頭垢 面 身 水 身 汗 無 涼 沖 , 為 的 是 這 幾 十 秒 的 感 動 。 「 值 得 嗎 ? 」 我 問 自 己 。 管 他 。 征 服 一 個 山峰 的 喜 悅 , 沒 有 征 服 過 永 遠 不 知 道 。 更 何 況 , 富 士 山 一 直 是 我 的 憧 憬 , 再 辛 苦 , 也 不 後 悔 。從 此 , 我 會 永 遠 記 得 , 2006 7 5 日 這 一 道 來 自 天 堂 的 曙 光 。

05:15AM 大 家 都 變 成 活 死 人

旅 遊 如 人 生 , 總 是 充 滿 許 多 出 人 意 表 的 事 。 明 明 看 見 了 那 被喻 為 御 來 光 的 晨 曦 , 以 為 今 天 終 於 天 朗 氣 清 , 沒 料 到 山 上 天 氣 突 然 急 轉 直 下 , 烏 雲 蓋 頂 不 特止 , 轟 隆 一 聲 , 即 時 風 雨 交 加 !

由 於 天 氣 實 在 惡 劣 , 加 上 氣 溫 只 有 0 ℃ , 空 氣 又 稀 薄 , 不 少 人 都 體 力 不 支 , 躲 進 山 頂 那 間 名 為 山 口 屋 的 山 小 屋 中 歇 息。

我 也 幾 乎 虛 脫 了 ! 迷 迷 糊 糊 的 走 進 小 屋 , 二 話 不 說 , 即 時 把整 個 人 攤 到 長 木 椅 上 , 然 後 像 活 死 人 一 樣 , 動 也 不 動 。

約 十 五 分 鐘 後 , 身 體 還 是 冷 冷 的 , 於 是 在 屋 中 小 賣 部 買 了 一罐 熱 辣 辣 的 粟 米 湯 , 雖 然 索 價 $27 , 但 當 時 只 知 道 , 一 啖 熱 湯 會 救 我一 命 。

漸 漸 , 我 的 雙 手 開 始 回 復 知 覺 , 亦 留 意 到 屋 內 原 來 都 堆 滿 了人 , 擠 迫 得 有 如 難 民 營 一 樣 。 而 每 個 人 都 一 臉 疲 憊 不 堪 , 他 們 有 的 圍 在 一 起 互 相 取 暖 , 有 的在 吃 麵 , 有 的 互 相 勉 勵 , 有 的 則 排 隊 等 職 員 把 頂 上 的 燒 印 刻 到 爬 山 杖 上 。

06:30AM – 09:30AM 下 山 更 痛 苦

至 於 我 … … 本 想 趁 機 假 寢 片 刻 , 可 中 途 不 斷 有 上 山 落 山 的 人不 斷 進 來 取 暖 , 所 以 即 使 雨 勢 持 續 , 我 們 也 得 離 開 。 正 打 算 前 往 火 山 口 游 走 一 圈 , 然 後 沿 御殿 場 口 那 條 路 線 下 山 , 不 料 此 時 卻 被 山 小 屋 的 職 員 勸 阻 : 「 天 氣 不 穩 , 你 們 還 是 從 吉 田 口 下山 吧 , 中 途 一 樣 可 以 體 驗 沙 坡 下 山 , 雖 然 範 圍 不 及 御 殿 場 口 , 但 較 安 全 。 上 年 就 是 有 人 不 理死 活 , 在 天 氣 惡 劣 下 仍 堅 持 沿 火 山 口 走 , 結 果 被 狂 風 吹 落 山 , 十 天 後 才 找 回 屍 體 ! 」

前 車 可 鑑 , 只 有 臨 時 更 改 下 山 路 線 。 但 由 頂 上 下 山 至 六 合 目的 一 段 路 , 全 程 都 沒 有 山 小 屋 , 只 有 走 走 走 , 人 像 個 滾 球 般 不 受 控 制 地 在 沙 坡 上 往 下 衝 。 雨仍 嘩 啦 嘩 啦 下 個 不 停 , 沾 滿 火 山 灰 泥 的 爬 山 鞋 早 已 變 了 兩 個 小 水 塘 , 每 走 一 步 都 是 難 受 。

兩 個 多 小 時 後 , 終 於 走 到 六 合 目 安 全 指 導 中 心 , 亦 意 味

 終 點 在 望 。 可 惜 此 時 不 見 那 位 「 龍貓 」 指 導 員 , 否 則 真 想 對 他 大 喊 一 句 : 「 我 做 到 了 ! 」

自 殺 森 林 的 內 情

下 山 後 , 返 回 河 口 湖 的 酒 店 , 甚 麼 也 不 管 , 足 足 睡 了 一 整 天。

登 山 是 探 索 富 士 山 的 一 個 方 法 , 而 游 走 山 腰 以 下 的 景 點 , 也可 發 掘 她 的 一 點 傳 奇 性 。

多 年 來 , 有 關 富 士 山 的 傳 聞 有 許 多 。

像 日 本 最 古 老 的 長 篇 小 說 《 源 氏 物 語 》 中 的 《 竹 取 物 語 》 ,飛 往 月 宮 的 少 女 為 皇 帝 留 下 長 生 不 老 藥 ( 有 點 類 似 我 們 的 嫦 娥 奔 月 ? ) , 但 皇 帝 哀 傷 至 極 ,把 藥 倒 在 日 本 最 高 的 富 士 山 , 自 此 , 富 士 山 即 成 不 死 山 。 ( 富 士 與 不 死 的 日 文 發 音 相 同 )

又 , 相 傳 徐 福 奉 秦 始 皇 之 名 到 蓬 萊 仙 島 採 長 生 不 老 藥 , 所 指的 蓬 萊 仙 島 即 今 日 的 富 士 山 , 現 時 富 士 吉 田 市 更 有 徐 福 的 墓 穴 , 云 云 。

但 , 不 得 不 提 「 青 木 原 樹 海 」 。 還 記 得 多 年 前 轟 動 全 球 的 《完 全 自 殺 手 冊 》 嗎 ? 書 中 詳 列 各 種 大 小 自 殺 工 具 , 不 同 工 具 所 產 生 的 不 同 效 果 … … 和 自 殺 的最 佳 地 點 , 而 青 木 原 樹 海 就 正 正 榜 上 有 名 。

由 河 口 湖

 乘 巴 士 到 五 合 目 , 沿 途 必 經 過 一 條長 長 直 路 , 而 兩 旁 那 密 不 透 光 的 森 林 , 正 是 樹 海 所 在 。 而 只 要 在 天 朗 氣 清 的 日 子 登 上 富 士 山, 俯 瞰 時 第 一 個 看 到 的 景 致 , 一 定 是 那 片 連 綿 不 絕 、 面 積 約 有 三 千 畝 的 樹 海 。

位 於 富 士 山 腳 下 、 西 湖 與 紅 葉 台 之 間 , 青 木 原 樹 海 素 有 「 自殺 森 林 」 之 稱 ; 據 說 每 年 有 近 百 人 在 此 自 殺 , 秋 天 更 是 著 名 的 「 收 屍 季 節 」 。 之 所 以 成 為 自殺 天 堂 , 皆 因 樹 海 地 層 下 的 火 山 岩 有 特 強 磁 性 , 而 此 天 然 磁 場 會 令 指 南 針 失 去 作 用 , 加 上 森林 古 木 參 天 , 大 白 天 也 不 見 天 日 , 屍 體 不 易 被 發 現 , 遂 成 為 輕 生 者 了 結 餘 生 的 勝 地 。

樹 海 洞 穴 探 秘

當 然 , 樹 海 奇 特 的 地 形 , 亦 間 接 令 它 變 得 生 人 勿 近 。 原 來 樹海 下 的 岩 土 由 長 尾 山 千 多 年 前 的 一 次 火 山 爆 發 所 形 成 , 由 於 部 分 岩 漿 內 外 冷 卻 時 間 有 異 , 因而 產 生 了 不 少 氣 孔 洞 穴 , 它 們 或 被 青 苔 或 被 落 葉 或 被 盤 根 錯 節 的 樹 根 所 遮 掩 , 遊 人 一 不 留 神就 會 跌 落 地 底 深 坑 , 最 後 因 失 救 致 死 。

位 於 西 湖 附 近 的 蝙 蝠 穴 是 其 中 一 個 最 大 型 的 樹 海 洞 穴 , 由 河口 湖

 乘 觀 光 巴 士 前 往 不 過 半 小 時 , 加 上設 有 樹 海 散 步 道 , 可 安 心 在 樹 海 漫 遊 而 不 怕 蕩 失 路 , 甚 受 遊 人 歡 迎 。

全 長 386 公 尺 , 蝙 蝠 穴 冬 暖 夏 涼 , 過 去 一 直是 蝙 蝠 的 棲 息 地 。 隨

 近 年 遊 人 漸 多 , 蝙 蝠 的 數 目 已 大 幅減 少 , 但 在 窄 窄 的 通 道 內 左 穿 右 插 , 欣 賞 那 奇 形 怪 狀 的 岩 洞 面 貌 , 又 別 有 一 番 趣 味 。 由 於 洞穴 由 火 山 熔 岩 形 成 , 所 以 景 觀 上 有 別 於 常 見 的 鐘 乳 洞 , 從 中 更 可 窺 探 當 時 岩 漿 流 動 的 形 態 ,而 其 中 一 條 稱 為 珪 藻 土 線 就 是 火 山 爆 發 前 西 湖 水 位 的 見 證 。

探 險 完 畢 , 出 口 不 遠 處 就 是 那 片 「 會 殺 人 」 的 樹 海 。 走 進 散步 道 , 眼 前 只 有 一 片 綠 。 行 了 半 個 鐘 , 沿 途 未 見 一 人 , 寧 靜 得 帶 點 陰 森 , 心

 又 不 禁 想 起 那 些 撲 朔 迷 離 的 傳 說 … …

蝙 蝠 穴

地 址 : 山 梨 縣 南 都 留 郡 富 士 河 口 湖 西 湖 2068

電 話 : 0555-82-3111

開 放 日 期 : 3 20 日 至 11 30

開 放 時 間 : 9am-5pm

收 費 : $20

前 往 方 法 : 河 口 湖 觀 光 巴 士 西 湖 蝙 蝠 穴 前 下 車

富 士 花 海

樹 海 以 外 , 火 山 爆 發 還 為 富 士 地 區 帶 來 了 優 美 的 湖 泊 ; 寧 靜的 湖 泊 , 亦 代 表 了 一 種 度 假 心 情 。 像 我 今 次 下 榻 的 河 口 湖 地 區 , 有 日 本 琉 森 之 稱 , 湖 光 山 色環 境 優 美 , 是 個 熱 鬧 的 溫 泉 小 鎮 。

同 樣 位 於 富 士 山 腳 下 , 因 溫 泉 泉 源 豐 富 過 人 , 河 口 湖 先 天 上佔 盡 優 勢 , 大 大 小 小 的 溫 泉 旅 館 都 沿

 河 邊 而 建 , 西 式 和 式 , 各 有 風 情 ;部 分 更 對 正 富 士 山 , 一 邊 泡 浸 熱 湯 , 一 邊 眺 望 富 士 山 景 , 寫 意 又 享 受 。

走 到 湖 邊 , 垂 吊 的 、 寫 生 的 、 踏 單 車 的 、 乘 坐 觀 光 船 漫 遊 湖畔 的 , 都 是 一 派 悠 閒 , 人 人 暫 時 謝 絕 忙 碌 的 都 市 生 活 。 還 有 驚 喜 呢 , 夏 天 一 到 , 河 口 湖 即 化身 成 一 個 七 彩 繽 紛 的 花 — — 世 — — 界 ! 其 中 , 八 木 崎 公 園 更 是 繁 花 似 錦 , 花 香 處 處 。 玫 瑰 雛菊 紫 陽 花 … … 從 沒 想 過 , 在 北 海 道 外 , 還 可 以 在 日 本 其 他 地 方 看 到 這 麼 多 薰 衣 草 。 微 風 吹 ,紫 色 的 花 海 中 散 發

 陣 陣 幽 香 , 叫 人 迷 醉 。 雖 然 遊 人 如鯽 , 但 慢 慢 地 繞

 湖 畔 賞 花 , 又 別 有 一 番 心 情 … …

另 一 不 可 不 到 的 , 是 大 石 公 園 。 同 樣 在 湖 畔 旁 邊 , 同 樣 種 有薰 衣 草 田 , 雖 然 規 模 上 比 不 上 八 木 崎 公 園 , 但 由 於 富 士 山 就 在 大 前 方 , 大 石 花 園 擁 有 絕 美 的景 觀 , 也 可 一 次 過 把 湖 畔 、 花 海 、 富 士 山 三 者 完 美 地 結 合 , 成 為 謀 殺 菲 林 的 好 地 方 。

天 公 作 美 , 這 天 雲 霧 稍 退 , 終 於 有 機 會 一 睹 富 士 山 的 芳 容 。在 河 口 湖 和 薰 衣 草 的 襯 托 下 , 遠 看 的 富 士 山 一 派 清 麗 脫 俗 , 像 仙 女 下 凡 , 不 食 人 間 煙 火 。

大 石 公 園

地 址 : 山 梨 縣 南 都 留 郡 河 口 湖 町 大 石 1494-1

收 費 : 免 費

前 往 方 法 : 河 口 湖 觀 光 巴 士 於 河 口 湖 自 然 生 活 館 前 下 車

八 木 崎 公 園

地 址 : 山 梨 縣 南 都 留 郡 河 口 湖 町 小 立 923

收 費 : 免 費

前 往 方 法 : 河 口 湖 觀 光 巴 士 於 八 木 崎 公 園 前 下 車

 

朋 友 到 過 箱 根 , 回 來 後 讚 不 絕 口 。 富 士 湖 區 與 箱 根 是 左 鄰 右里 , 大 大 小 小 的 博 物 館 星 羅 棋 佈 , 大 部 分 都 集 中 在 河 口 湖 畔 。

是 因 為 富 士 山 那 種 飄 逸 的 氣 質 嗎 ? 總 覺 得 河 口 湖 一 帶 的 博 物館 帶 點 虛 幻 , 很 容 易 就 把 人 帶 進 疑 幻 疑 真 的 超 現 實 世 界 。

像 河 口 湖 MUSE 館 , 展 出 的 人 形 玩 偶 由 日 本著 名 玩 偶 大 師 與 勇 輝 親 手 製 作 , 玩 偶 全 以 布 作 素 材 , 造 功 精 巧 , 故 有 「 布 的 雕 刻 」 之 稱 。 沒啥 笑 容 和 表 情 , 但 在 日 常 的 題 材 和 簡 單 不 過 的 動 作 下 , 這 些 玩 偶 卻 充 滿 人 性 , 展 現 出 一 種 不可 思 議 的 生 命 力 , 令 人 相 信 , 他 們 就 是 落 入 凡 間 的 精 靈 。 最 喜 歡 一 系 列 以 小 精 靈 Chu Chu 為 主 題 的 展 品 , 玩 偶 仿 如 《 魔 戒 》 內 的 角 色 人 物 , 夢 幻 中 帶 點 詭異 。

河 口 湖 MUSE 館

地 址 : 山 梨 縣 南 部 留 郡 富 士 河 口湖 町 小 立 923 八 木 崎 公 園

電 話 : 0555-72 5258

網 址 : http://www.musekan.net

開 放 時 間 : 9am-5pm

定 休 日 : 逢 星 期 四 ( 6 月 下 旬 至 9 月 例 外 )

收 費 : $41

前 往 方 法 : 河 口 湖 觀 光 巴 士 於 河 口 MUSE 館 入 口 站 下 車 , 步 行 2 分 鐘 。

Advertisements
本篇發表於 未分類。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