飯後一根煙

來古人說:飯後一根菸,快樂似神仙,好像應該改成—— 飯後一根菸,很快做神仙!
讓 我 們 坦 白 承 認 吧 , 抽 煙 確 實 會 影 響 味 覺 。 如 果 一 天 三 包 煙 , 而 且 還 是 又 猛 又 辣 的 那 種 , 我 保 證 一 年 下 來 你 就 再 也 分 不 出 日 本 刺 身
 不 同 白 身 魚 的 分 別 了 。 對 一 個 喜 好 味 覺 冒 險 的 人 來 說 , 美 食 與 煙 草 就 像 魚 與 熊 掌 , 不 可 兼 而 得 之 , 其 中 的 巧 妙 平 衡 是 很 難 掌 握 的 。 假 如 你 已 經 成 了 個 老 煙 槍 , 那 麼 你 甚 至 不 會 有 機 會 發 現 自 己 味 蕾 的 變 化 , 除 非 到 了 一 道 菜 你 說 淡 而 無 味 而 同 桌 卻 人 人 喊 鹹 的 地 步 。
因 此 我 等 好 吃 的 煙 民 只 能 盡 量 約 束 自 己 , 起 碼 不 要 在 吃 飯 的 同 時 抽 煙 , 否 則 你 真 有 可 能 不 知 道 自 己 吃 的 是 甚 麼 。 前 幾 年 雪 茄 熱 潮 初 興 之 際 , 許 多 人 都 把 「 飲 紅 酒 、 食 雪 茄 」 當 作 身 份 表 徵 , 甚 至 名 副 其 實 地 邊 喝 紅 酒 邊 抽 雪 茄 , 自 以 為 十 分 有 型 。 殊 不 知 雪 茄 的 霸 道 恰 是 葡 萄 酒 的 天 敵 , 只 要 吞 一 口 雪 茄 煙 , 任 何 葡 萄 酒 的 細 緻 就 都 煙 消 雲 散 了 。 更 莫 名 其 妙 的 是 一 股 自 美 國 吹 起 的 歪 風 , 竟 然 弄 出 了 「 雪 茄 宴 」 , 像 配 酒 一 樣 地 為 每 道 菜 配 雪 茄 。 這 幫 沒 大 腦 的 傢 伙 該 不 會 搞 錯 了 雪 茄 和 雪 葩 吧 , 以 為 雪 茄 有 清 胃 口 的 功 效 , 好 為 你 準 備 一 副 新 鮮 的 嘴 巴 去 迎 接 下 一 道 菜 ?
要 是 真 想 用 雪 茄 配 酒 配 食 物 , 我 們 只 能 相 信 傳 統 智 慧 , 講 究 「 4C 」 ( 又 或 者 3C ) 的 配 搭 。 所 謂 「 4C 」 , 指 的 是 雪 茄 ( Cigar ) 、 干 邑 ( Cognac ) 、 咖 啡 ( Coffee ) 和 朱 古 力 ( Chocolate ) 。 據 說 這 四 樣 濃 烈 的 刺 激 物 會 有 巧 妙 的 化 學 作 用 , 有 意 者 不 妨 一 試 。 當 然 缽 酒 也 是 另 一 種 雪 茄 的 長 期 伴 侶 , 過 百 年 的 習 慣 自 然 有 它 的 道 理 。
值 得 注 意 的 是 這 些 組 合 都 發 生 在 一 頓 飯 的 尾 聲 , 抽 煙 的 最 佳 時 機 絕 對 就 是 飯 後 。 不 抽 煙 的 人 很 難 體 會 飽 餐 後 一 根 煙 的 舒 暢 快 活 。 從 心 理 上 講 , 那 口 煙 呼 出 來 就 像 一 餐 飯 的 沉 思 , 煙 霧
 我 們 反 省 回 顧 每 一 道 菜 的 得 與 失 。 從 味 覺 上 講 , 這 是 頭 盤 、 主 菜 到 甜 品 之 後 的 合 理 終 局 , 後 者 總 是 如 浪 捲 蓋 前 者 , 直 到 最 後 那 輕 似 無 物 但 又 強 悍 的 一 口 煙 令 我 們 達 到 了 高 潮 。
很 多 煙 民 還 相 信 煙 草 有 幫 助 消 化 之 功 , 例 如 大 美 食 家 唐 魯 孫 , 他 在 《 漫 談 香 煙 》 一 文
 曾 經 介 紹 過 一 種 叫 做 「 關 東 台 片 」 的 煙 草 : 「 這 種 煙 一 進 嘴 , 就 有 一 種 力 量 往 喉 管
 頂 , 讓 人 透 不 過 氣 來 , 味 道 雖 然 辣 , 後 味 卻 是 辣帶香甜 。 關 外 人 講 究 吃 烤 牛 羊 肉 , 假如覺吃得胃
 發 漲 , 只 要 來 上 兩 口 關 東 煙 , 準 保 消 食 化 氣 , 比 吃 甚 麼 腸 胃 散 都 來 得 快 和 舒 服 。 民 國 初 年 到 中 國 來 考 古 的 福 開 森 就 把 關 東 煙 當 消 化 藥 用 。 真 正 好 的 關 東 煙 抽 完 一 袋 把 煙 灰 一 搕 , 銀 炭 似 的 一 團 煙 灰 掉 在 地 上 聚 而 不 散 。 據 說 這 樣 就 是 真 正 的 關 東 台 片 了 。 」 我 沒 見 過 「 關 東 台 片 」 , 不 知 它 是 否 真 有 如 此 奇 效 。 不 過 , 我 傾 向 於 認 為 一 切 煙 草 可 以 消 食 化 膩 的 說 法 其 實 都 是 煙 民 自 己 的 心 理 作 用 罷 了 。
煙 民 大 抵 都 有 這 樣 的 經 驗 , 明 明 坐 在 餐 館 吸 煙 區 , 鄰 桌 偏 偏 有 人 要 表 演 十 分 不 耐 的 表 情 和 動 作 , 嘖 聲 連 連 , 雙 手 直 揮 , 那 雙 手 幾 乎 就 要 打 到 你 的 頭 上 , 使 得 自 己 非 常 尷 尬 非 常 難 受 。 而 且 很 不 巧 , 也 不 知 道 為 甚 麼 , 做 出 這 種 事 的 通 常 都 是 「 師 奶 」 。 原 來 在 吸 煙 還 被 看 作 是 男 人 專 利 的 年 代
 , 男 性 煙 民 就 想 出 了 自 在 地 享 受 飯 後 一 根 煙 的 辦 法 了 , 那 就 是 在 餐 館
 闢 一 間 專 屬 吸 煙 室 。 英 國 維 多 利 亞 時 期 特 別 流 行 這 玩 意 , 紳 士 們 飯 後 站 起 來 , 向 女 士 一 欠 身 , 說 句 「 如 果 您 不 介 意 的 話 , 我 想 去 抽 煙 了 , 行 嗎 ? 」 , 然 後 就 結 伴 退 隱 至 裝 潢 典 雅 溫 暖 舒 適 的 煙 房
 吞 雲 吐 霧 , 討 論 彼 此 在 遠 東 殖 民 地 的 見 聞 。 當 時 有 人 把 吸 煙 室 比 作 「 自 由 的 空 間 , 受 害 者 的 保 護 地 , 避 難 的 聖 堂 , 全 國 上 下 都 為 之 乞 福 之 地 , 『 海 泡 石 』 ( 一 種 製 造 煙 斗 的 材 料 ) 給 男 人 們 帶 來 的 好 運 如 同 聖 地 麥 加 對 聖 徒 的 佑 護 , 是 癮 君 子 的 樂 園 」 。
一 百 多 年 過 去 了 , 親 愛 的 同 志 們 , 我 們 徹 底 輸 了 , 竟 連 這 最 後 的 避 難 所 也 保 不 住 。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味覺現象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1 則回應給 飯後一根煙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你正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留言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你正使用 Google+ 帳號留言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